Dan Larimer接受采访的翻译全集。2017年8月23号-oheos.com

2017年8月23日,Dan Larimer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采访,以下是完整的中文翻译版,接近一万字,信息量有点大。如果你觉得不错,感谢分享。

Q: 我们对你如何进入这个区块链世界非常感兴趣,你怎么接触到区块链和比特币的
A: 很久之前,我开始在对我自己的生活每方面都提问,希望得到生活的真相。我掉进了自由市场(free markets)和奥地利经济学(Austrian economics)的兔子洞。我意识到,我想创建这样的一个系统,通过非暴力的方式给予我们自由。然后我就给我的人生设置了一个目标,为自由市场提供解决方案,从而保证生命和财产的自由。为了保证生命和财产的自由,我们需要一些不能被打印被控制的钱。所以我想找到一些金和银的替代品,因为,他们不是很容易的运输与携带。大概是2009年,我正好发现了bitcoin,那时的btc,还可以在普通的电脑上挖出一个完整的区块。所以我在这个行业里非常的久了。在2013年,在门头沟的美国账户,被美国政府给控制了的时候。我意识到所有的这些交易所,都是很容易受到攻击的。很有可能政府会关闭交易所,可能会切断交易所的现金流,这是为什么我站出来要创建 bts,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,主要功能是锚定资产可以跟随,金,银,美元,人民币。然后可以用这些锚定资产再去交易数字资产。

当我在建设这样的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时候,我意识到区块链科技不能满足需求,比特币10分钟出一个块对于交易来说是不能接受的。2013-2015,我创建了bts1和bts2.0,bts 是第一个区块链可以做到每秒万次交易的区块链,我在过去的几年,都是在把区块链的性能推向现实世界实际的性能要求。bts也是第一个拥有账户系统,和内在治理系统的区块链。人们实际上被区块链所雇佣。实际上是把浪费在挖矿上的价值用于价值再生产,然后把产生的价值在返还给token。这是我对bts所做的事情,bts到现在还是有没有大规模使用的问题,还是很难说服很多人在一条区块链上去完成交易。还有交易手续费,你有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,当你创建买单或者取消买单的时候都会向你收费,这些都是bts普及的障碍。当我们在区块链萧条的时候,我们也用光了bts筹集来的开发资金。之后我想出了一个主意,做一个区块链上的社交网络,我们会奖赏那些生产内容的用户,然后这些内容会自然的吸引流量,比如从google。这样吸引新的用户不会有任何的花费。这可能是第一条区块链,让你可以通过贡献你的工作,你的内容来让token增值,而不需要贡献任何的金钱。steemit 是一个区块奖励系统的试验。比特币只有少数矿工才能够拿到奖励,十万人可以每天得到区块链的奖励,这意味着,分配奖励的工作需要去中心化。在bts中,必须所有的投票者都同意,用户才能得到奖励,这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,非常政治的。我们把分配奖励的决定权,降权到一个非常低的级别。让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点赞这个操作,来让区块链释放一部分的奖赏。到目前为止 ,steemit非常成功,在一年之内 已经是全球的前2000家的网站。这个帮助许多人接触到了区块链科技,也在区块链的架构方面帮助了我很多。在完成了bts,和steemit 之后,我意识到,这两个应用有许多东西是一致的,其他大量的应用,可以通过继承相同的账户系统,账户恢复,高性能,steem 和 bts 都是业界的顶尖性能。这两个区块链加起来的区块量,超过整个市场半数以上。在 steem 我们让大部分的操作免费起来,因为用户不会想因为点赞付费,他们只会为发表或评论这样的动作付费。现在我的工作转移到了eos,eos是相当于把所有的事情放到了一起。提供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一个编程环境。

Q:这是非常影响深刻的一个简介 ,每个人都会被你过去做的大量工作所震惊,但是我们好奇的是是什么你从bitshare,迁移到 steemit,再迁移到eos。
A:我学到的最大教训是,当我学习到了一些新的东西,我想要继续把东西往前推的时候,社区的人更喜欢保持事情还是原来那样。就像btc  分叉了 btc, eth 分叉了 etc,如果你想要做大的改动,或者是一些牵扯到架构的改动,就像steemit 对分发奖励做了一些有风险的改进,或者通胀,我想要给bitshare加上一些有限的通胀,来为之后的开发募集资金。社区的人可能更喜欢原来把他们吸引到现在的一种方式,很难去改变一些什么。我开始新项目的原因是,当你学到了一些足够的东西,但是你又没有能力带着整个社区前进。当你创建了一个新的区块链,组建一个新的社区,那些认同你观念人们可以卖掉他们旧的token买入新的token。这里有个平衡,每个人都得到他们想要的,这就是自由市场在一些很困难的情况下如何达成一致性。在这些情况下,没人知道新的想法是否一定会比老的好。有些情况下你必须要扔掉旧的一些东西,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想让那些旧的东西走开。

Q: 现在怎么看bts,人们还是使用它交易
bts现在交易还在大量的增长,在我没有参与的情况下,除了一些紧急的bug处理以为。bts在靠自己的力量成长,当我离开bts之后,bts确实价格涨了不少,对于steem 也是一样的,我离开之后steem 涨了不少。所以这是一个好事情,像中本聪离开比特币,比特币也开始涨了不少。对于去中心化的系统来说,不在依赖创始人,这是一个衡量标准。bts还没有达到空间,技术上我认为,bts是一个比eth更好的分发token的平台,只是人们不太清楚这点,并且交易所没有很好的集成进去这一点。从技术上讲,bitshare可以承载比eth多两到三倍的交易量。

Q: bts 现在每天的应对的交易量是eth的三倍?
A:是的,每天

Q: 现在每周都会有新的ico,你怎么看,哪些条件可以决定项目有可能成功,有可能有长期价值。
A:他们都在犯同样的错,给那些不需要token的东西添加token,他们给那些不能从去中心化获益的东西,添加去中心化。在这个领域内最大的挑战是,很多理论密码学家而没有软件架构的经验与原则。这个市场里的大部分人,听起来都在做一样的事情, 在好项目和坏项目之间的细节,很难从表面去分辨。

Q: 现在你在做eos, 如果你接下来去做其他的事情怎么办
A:我对blockone 做了一个长期承诺,过去的项目迁移,bts实际上是用光了开发资金,这种情况在eos不会发生。我之后的项目也会在eos上构建,eos被设计为一个可扩展的,高性能的编程平台。建立一个社区是很困难的事情,重新建立一条链并不是我特别想做的一件事情。我只会在有不能解决的问题的时候这样做。Eos 包含了我过去的项目的很多经验,我们现在有这么好的团队和我一起工作。我下个项目将会在EOS上开发,而不是取代eos。我想要使用我自己创造的东西,只要eos可以通过内置的宪法进化。 Eos 的目标是成为通用的构建app的平台,而不是像steemit,只是很窄的专注于社交网络。我没有预见任何需求,我需要从eos平台上移开。因为EOS 可以让我做任何我需要做的事。

Q: EOS有点像区块链的SDK,如何比较EOS和ETH
A: steemit 不可能建立在eth之上,eth很慢,而且用户必须购买token才能够使用平台。这些事情,让steemit 不能在eth上实现。实现一个bts类似的交易所是可能的,但是相比于中心化的交易所,受限于fee和性能。我们想创建eos的一个原因就是,eth不能够支持我们创建我们想创建的应用。我对eos的测试case就是,我能不能创建bts或者steemit。微处理器没有任何操作系统在其之上,技术上说你可以做任何事情,但是你需要自己去直接操作硬件,你没有数据库,你没有账户系统 ,你没有任何你习以为常的操作系统类的东西。EOS是一个操作系统,是因为它处理了额外的复杂性,他帮你管理磁盘,给了你一个带更高抽象的索引的数据库,帮你管理账户系统,给你了权限管理,帮你计划多线程调度,给了你可扩展性。

Q: 怎么防止别人做一个和eos类似的东西出来,有这些所有的功能但是基于eth。
A:因为eth需要他们的收费模型,需要改变他们的一致性模型,需要提高吞吐量,所以,eth如果要完全提供eos的功能,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。eth现在只做了提高并发执行速度的计划,并没有做提高线性执行的计划,即使是在最新的plasma中。

Q: 是不是也会有一个图灵完备的脚本语言?
A: 我们会使用,webAssmbly,这个是浏览器之后的工业标准,被微软,google,apple 支持。webAssmbly 被设计的时候,就是要提供一个可信的高性能的运行环境运行在浏览器上,我们把它应用在了区块链上。这本来就是一个沙箱,我们添加了一些限制,比如最多应用可以在这个上面跑多长时间,来限制人们在上面创建无限的循环,eth不能用无限循环,因为当最终gas被用完后,循环将被停止,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应用在eos上。你可在eos上编程,当与合约交互的时候,你可以选择同步交互或者异步交互。合约本身可以并行执行。你可以只跑那些你需要的合约,你可以只跑那些与你的生意有关的合约,steemit是跑在eos上的,那么你就不需要跑bts的合约,因为这些合约和社交平台的网络无关。这样更加的真实。

Q:没有fee的情况下怎么能够处理无限循环?
A :区块生产者决定打包你的交易,是因为它运行了你的交易并且交易完成了。如果你扩散交易,所有的完整生产者都会尝试执行它,并打包,如果你太慢了,在打包之前就会被丢弃。如果一个节点,错误的打包了一个需要一秒钟去执行的交易,这个节点就会被投票出去失去生产权。

Q:  如果需要检查执行时间,会不会形成性能瓶颈?
A:关于性能是两点,第一点是虚拟机的速度,基于 webAssmbly 和 jit,我们可以每秒执行5万笔转账,大概是eth的10倍速度, 第二点是可水平拆分性, 这是eos的闪光点,交易留可以同时被多个电脑,多个cpu所执行。

Q: 当部分运行的是一个子集的网络,你怎么去保证这个运行时不会处理错误的信息?
A: EOS 的全节点可以运行和确认所有的东西,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全节点的网络来确保每件事情都是经过验证的。另外每笔交易都会在一个 merkle tree 上,所以你可以证明导入的已完成的交易是在链上的。你从银行拿到的支票,都会有一些特征,你可能不知道支票的金额,但是知道确实有人给你支付了一笔。这里有一个概念上的冲突,即基于状态的区块链vs基于消息的区块链。EOS是基于消息达到一致的区块链,所有的在链上的消息都被视为是有效的,并且是被执行过的。基于状态的方式,只有在交易正在被执行的时候可以被衡量。对于一个eth合约来说, 你很难证明现在的运行状态除非它正在运行,所以,就像时间一样,你可以证明它过去的状态,但是你不能判定它现在执行的状态。基于状态,让整个区块链更僵硬,也更难去优化。ETH 在做sharding 的过程中,可以需要使用到消息的。EOS客户端可以去验证所有交易,而且并不需要去跑所有的东西,如果你需要去查询状态,你可以查询多个多个节点,把所有的信息组合起来。

EOS还有其它的王牌,在eos的链上,在签名每笔交易的时候,也签名了EOS宪法。EOS宪法是一份所有用户达成的共识,如果你用一个服务去查询状态,eos会返回一个描述当时状态的签名的声明,如果之后可以证明,用户关于这个声明撒谎了,你可以要求用户为他们撒谎的行为负责。这里有一个,关于,性能,安全,可用性的平衡。我们和ETH最大的不同是,我们的目标是商业服务,更大的应用,就像fackbook,交易所,社交媒体,预测市场。所有这些都需要服务于百万用户,所有的这些服务,都不会在你的家用电脑上运行,通过你的家用网络和互联网连接。大部分这些服务都是完全合法的,不会有政府强行关闭的可能性。所以这些部分是可以运行在有着高带宽的机房的。通过这样去获得的,去中心化,可扩展性对于我们把区块链推向主流市场是非常的重要的。

Q: EOS 不像eth有花费模型,你能解释一下么?
A: 我们最基础的模型是从steemit拷贝过来的,用户手里有很小一笔资产,大概只有几刀,但这不会妨碍用户进行大部分的交互,你甚至不需有资产,只要有代理的资产。比如你可以对一个用户说,我可以把属于我的网络带宽给你如果你使用这些带宽,其他人可以免费使用这些带宽。
Facebook 为自己的服务器支付费用, 而不是你去支付。商业服务者需要从其他地方获取收益,而不是通过每打开一个页面都要求一些收益。ETH的fee模型,是不可控制的,你总是会把你的eth用光。但是,在eos上你可以始终用一个慢速交易。对于开发者来说,租赁和拥有在应用之后的硬件是有区别的。我们也始终在为spam做准备,限流算法意味着,当你进行ico的时候,不会有能阻断普通用户的限流攻击出现。

Q:EOS 可以卖出流量使用权么,有些时刻我需要应对大量的流量,有效时候我并不需要
A:这有点像你的网络服务商,他们会给你一个基本带宽,但是你可以升级到更高的容量,如果其他人并没有在使用。如果你有1%的EOS,只有当网络100%使用的时候,你才会被限流到只有1%的带宽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只有当网络被充满的时候,才会限流。

Q:如何比较 DPOS 和 Casper
A: 一致性算法有这样几个方面,谁应该打包区块,什么时间应该打包区块,怎么能确定区块本身是不可逆的。pow假设我们有很多忠诚的算力在竞争,第一个发现问题答案的生产者,会拥有打包的时间和决定权,在经过如此多的确认之后,这个变成了不可逆的了。在EOS里,你有股票,也有投票权,去选择哪些人去生产区块, 这些区块生产者,就像eth的矿池一样。我习惯这样去想,比特币和eth实际上是代理模式的pow,那些生产区块的人,和那些指派矿池的人不是同一批人。在EOS里,我们通过投票确认谁去生产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什么时间去生产接下来的区块。我们的dpos算法可以让所有的参与的算力者,轮流去生产区块。这样就意味着我们不会有孤儿区块。理论上来说,矿池也可以做到这一样的事情,只是他们的一致性算法不允许他们这样出块。这和casper 比怎么样。Casper 没有真正解决谁应该打包和什么时间出块的问题。Casper 创造每100个区块创造了一个检查点,超过这个检查点,意味着之前的区块都是可信的。Casper在对短期的区块的安全性上做的并不够。每个基于投票的区块链最终归于一个问题,谁在做投票。美联储实际上会为美元升值降值投票,拥有美元的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话语权。就像矿工投票,不要从pow上移开,因为这牵扯到了他们的利益。所有的这些都是错位的激励,dpos工作就像一家公司,选择董事会,让董事会生产区块。这个激励是符合逻辑的。

Q:Casper 实际可以认为是所有人来做proof
A:这里有两个角色,区块生产者不意味着区块会被接受,生产区块只是一个提议,这里有一个区块,区块生产者没有权利去生产一个无效的区块,区块生产者没有权利去改变社区的已达成的一致性。你想想一下,现实世界中的一致性,我们只是使用软件,来提高我们达成一致性的速度。dpos 继承了现实世界中的检查者和生产者,他们是两个角色,而不是一个角色。在Casper里用户可能会生产没有交易的空块,这种在steemit和bts上是不会有的,因为,人们不被允许运行非标准的软件。Casper 这种通过奖赏达成一致性,在博弈论上看是非常完美的,但是当真正使用的时候,就需要考虑人性。

Q:DPOS 如何做自治的管理,我认为有两层,一层是协议层面的治理,比如进化和改变一致性算法,一层是应用层面的治理,比如应用有bug,我们需要回滚,你可以帮我们探讨下这两层的自治么?
A: 第一层实际上是软件层面的宪法,是有所有的节点上跑的软件决定的。持票者选择区块生产者,决定什么时间去硬分叉。EOS是不会有硬分叉的,当整个网络决定是升级的时候,那些节点不知道怎么去做升级的会被自动关闭。而区块的生产者,也会等到升级后再生产区块,所以即使在你升级的时候,你也不会错失任何一个区块。steem 过去每个月都会有一个大的升级,过去大概进行了18次升级,没有一次会有硬分叉。EOS的一条哲学是,事物需要改变,最适者生存,而不是最强者生存。这也是自由市场的原则,长期来看,如果你不改变,那你就会被淘汰。所以eos被设计为一条可以持续不停进化的链。 这就是第一层的治理。

对于第二层治理,比如开发者开发了一个DAO,那里有一个bug,所有的资金都被偷走了,发行者拥有在没有硬分叉的前提下,升级合约的权利。区块生产者,有审查区块的权利。完美的代码是不可能的,Bug始终会发生,这是EOS认识到的,而其他的平台可能没有意识到的一个问题。即使代码被安全运行了多年,里面还是可能有隐藏的bug。之前一段时间,bts就有这样的一个隐藏bug,非常微妙的情况下,会把所有的生产者给冻结。我们都依赖的SSL,所有的电脑都在用,实际上也是有不安全的问题。代码不是完美的,我们需要有恢复的手段,我们围绕这点做设计。这种方式允许开发者,自己去建立自己的治理层,他们可以创建投票为是否可以更新代码。在其他的一些区块链上,身份和财产是分离的,拥有私钥这个身份,即使你通过hack电脑获得了私钥,并不意味着,你就真的是这个财产的所有人。身份和财产权,是系统想要去保护的,期望完整符合法律,而不是9/10的复合法律。

Q: 我们想讨论一下,EOS为期一年的token分发是怎么设计的,这样设计为了什么?
A: 我想达到这样几件事,社区驱动的大范围的token分发,对于大部分人参与的公平的机会,这是我们的高级目标。我们构建这样一个ico去模拟挖矿,挖矿是你花费一部分电费来换取生产区块的可能性,但是当你开始挖矿的时候,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时也在准备开始挖矿,所以你无法预测当时拿到区块的成本,你只能自己给有一个大概的估计,难度是多少,我的成本可能是多少。我们据此构建了一个长达一年窗口的ico,而不是让人们在10分钟的窗口梭哈大量的金钱。这个ICO让人们在一段时间内忙碌,我们希望有一个更长的时间去开发EOS。EOS将会有一个测试网络,并且到今天为止,大部分的功能都完成了。我们意识到开发一个区块链软件,直到真实上线,是一个戏剧性的漫长过程。你需要仔细测试,通知交易所接入,在区块链的开发后期,开发进展速度会大幅度下降。我们希望有额外的六个月时间,在我们开发完一个最小化可运行的区块链之后,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可以快速的增强软件,其它开发者也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开始开发他们的应用,这里遵循了一个哲学,严肃的软件,需要三到六个月去开发(到稳定)。所以当区块链启动的时候,人们也可以有能力去启动他们的应用。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做一个一年的代币分发。

Q:用户还注意到,你们一开始有一个窗口
A:20%token 前7天,之后每天会有两百万的eos等待认购。所以每天的EOS的一级市场的价格,取决于在这个区间内人们认购的ETH的数量。所以没有人知道最终价格会是多少,即使那些在最后去投的人们。
我们大概产生了3亿美元的收入,这个收入并不是投资,我们利用这笔钱来构建产品。分发代币的目的在于,把token分发的越广泛越好,我们把原来100%在我们手里的token给分发给市场,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,

Q:这里有一个问题,你说这些收入不是投资
A: 我们是在开曼群岛的公司,所有的我们开发软件的资金,都来自于之前的代币分发。我们只会生产软件,我们甚至不会自己启动网络,对于纽约交易说来说,创建纽约交易的软件和真正运营纽约交易所,是有区别的。我们创建软件,并把软件给分发出去,EOS软件可能并没有价值,除非社区的人民决定使用我们的软件去启动一条链,这条链会根据erc20 去分发真正的token。

Q: 如何你们打算盈利,打算怎么盈利
A:我们对我们在block.one 所做的事情会有一个更详细的计划。我们会构建软件,和构建基础架构来构建我们的区块链生意。我们会继续构建EOS,但是EOS的回报可能要等到有人真正启动这条链之后。

Q: 我们的意思是,你们赚了很多钱
A: 我们的公司是由发现自由市场的解决方案的责任感所驱动。我们想创造改变世界的技术,就像APPLE也获取了他的收益,他们把收益投入到构建下一代伟大的东西中。他们从Mac中获得利润,用这些利润构建了Ipod,从Ipod获得利润,用这些收益构建了iphone。我们有很多可以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的事情可以做。

Q: 其它的领域内会有这种专款专用的基金,从而来限制钱的使用。
A: 我不是律师,但是我们看到了SEC对DAO的态度,我们希望确保EOS的token分发复合所有的法律。所以条款是,这个token分发不代表任何对block.one 的期待,block.one 也不会去做任何的事情。我们唯一会做的事情,就是开发开源软件。

Q:为什么你们会发 Erc20 的token?
A:没有经过分发的代币会遇到问题,如果你想要一条区块链,那么你就要经过初次代币分发。按我们的计划,代币分发和网络软件准备会同时完成,如果我们先构建软件,那么我们在之前还是要解决代币分发的问题,这个时间是不可省的。

Q: 你怎么可以保证,这些钱会被用于你许诺的事情
A: 我不能做任何保证,任何形式的都不能,任何形式的许诺都会被归结到财产类。我们没有许诺这件事实际上是EOS不被归结为财产的决定性因素。

Q: Civic 教育是以购买软件的形式,你们不考虑换用捐赠外的其它方式?
A:这个分发相当于分饼,每个拿到饼的人,可以拿到我们免费且开源的软件,来启动链。这个协议实际上是由市场里所有用钱参与了代币分发的人决定的,他们的所做所为和blockone 没有任何关系。但是如果你要问我的人生目标,包括block.one的目标,我们的目标不是钱,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世界,给我的孩子们创建一个非组织非暴力的自由的世界。steem 给我最大的激励是,有些在非洲的穷人,现在过上了中产的生活,因为我开发的软件。这是让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动力,当你有了一些钱之后,有更多的钱,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我会继续尽我最大的努力,去找到一个自由市场的解决方案。

Q: 讨论一个 roadmap
A: 每个人都可以在github上看到进度,如果你是一个开发人员,你可以很简单的确认进度,我们现在,就是有了一个p2p的网络,有了合约的功能,我们接下来一段会完善开发文档,创建一些其它的工具,在今年年底,我们希望可以有一个其它开发者可以使用的软件。接下来是5个月的测试,压力测试,和一些微调。当eos发布的时候,人们需要去竞赛,如何熟悉软件,如何成为初始的区块生产者,从那点开始,每秒两万五到五万交易会是我们的单线程应用的目标,这个单线程实现,可以升级到多线程实现而不需要违反一致性,现在主要是,安全第一,性能第二。我们设计eos就是为了并行,可水平拓展设计的。现在是为了多线程设计,但是实现用了单线程,仅仅是现在的容量,实际上已经很大了。我们后续会继续升级,这是我们的长期计划。

Q:你们希望如何联系你们
A:在steem上follow我和block.one,订阅我们的邮件组。

作者:汪涛
原文地址